三花

不要整天想着些有的没的啦!老爷又不是你的!
_(´ཀ`」 ∠)_ 让我悄悄日他_(´ཀ`」 ∠)_

© 三花

Powered by LOFTER

【超蝙】他不打电话给你也仍然喜欢你

布鲁斯从不怀疑自己的魅力。

他承认自己长得很好看,从小到大总能碰见因他的容貌而痴迷的男女。但是他从不在乎,因为他并不在乎那些以爱情为名而试图接近他的人。

他也伤了很多人的心,他们从布鲁斯这里除了亲吻和抚摸,以及冷冰冰的饰品和纸钞之外,从未拥有过那种真正温暖人心的爱意。

布鲁斯对此感到很抱歉,他用一种玩味的笑容去解释自己为什么不会去爱别人,然后别过脸去,没有再去看对方脸蛋上滚落的两行眼泪。

但是他也不是没品尝过惊心动魄的时刻。

那人是一个报社的小记者,叫什么名字来着?该死,他怎么没有听进去!

那个带着眼镜看起来呆头呆脑的年轻记者,让布鲁斯像是一头撞进了海水里,他被名叫一见钟情的海水淹没吞噬。

他原本从跟随自己左右的阿福那里接过一张自己的名片,那是打算给宴会上一个房地产商的。却突然看见从旁边紧跟着一名政客走过去的记者。

那个记者快步略过自己,跟上了那个腰围宽广的政客,走在他身后举着一个小记事本在自我介绍,他嘴里冒出一个名字。是什么名字?那是怎么发音的?像一串风铃的脆响,像林间簌动的清风。好吧,布鲁斯没有记住。但是,那人镜片底下的眼睛怎么那么蓝,他有多久没在哥谭的密云下见过这种蔚蓝了。

布鲁斯夹着一纸薄薄素白鎏金名片的手跟上了那个记者。等着被哥谭公子哥垂青的房地产商目瞪口呆地看着他略过自己追着一个记者跑了。

 

“韦恩先生!喂!”房地产商在布鲁斯身后喊。

 

“哎!你等等!”布鲁斯拽住那个穿着深蓝色西装的记者的袖子。

记者回过头盯着阻拦自己和新闻报道亲密接触的人。是谁!他知道那条新闻对自己有多重要吗!他知道那个政客是某项政策的公正推进的最后决定因素吗!

拉奥!他看清了拦下他的人。

布鲁斯把那张名片塞进了记者的西装口袋里。哦,他的胸肌可真是……结实,布鲁斯心里默默地想。“我是布鲁斯·韦恩,你有兴趣采访我吗?”

“我……不,我要去采访议员。”克拉克从布鲁斯的手里抽出自己的衣袖,扭头去追赶那个走远的议员了。

 

“如果他喜欢你,他会给你打电话的。”阿福说。

“他只是还没有时间,他也可能在写那篇议员的报道,说不定他被安排去写其他的调查报道了,那很难也很花时间。”布鲁斯在饭桌上喃喃自语,他好想再见一次那个蓝眼睛的记者,他昨晚才把那张名片放在他的上衣口袋里。

“恕我冒昧,布鲁斯少爷,一个男人,嗯?”

布鲁斯的手支着自己的下巴,仍然陶醉在那双在镜片底下闪耀的蓝眼睛,“他的眼睛真美。”

“好吧,布鲁斯少爷。”阿福撤走了还剩下一半的小甜饼,“你总算能够明白你的前女友们被拒绝冷落是怎样的一种感觉了。希望你以后可以对你的女友们态度好一点。”

“什么!不,我没有被他冷落更没有被他拒绝!我正在邀请他采访我!”布鲁斯拍了一下桌子,瞪了一眼自己的管家。

“如果他真的会第一眼就喜欢你的话……但是你连他的名字都不知道。”

“我已经知道了,我查到了昨天受邀参加的记者名单,他的名字叫做克拉克·肯特,是星球日报的记者。”

“记者往往是难以撼动的。”

“等等……阿福,把三个月前董事会上收购星球日报的提案找出来,我们再召开一次董事会谈谈这份提案。”布鲁斯能记住一切事情的优秀大脑里想起了这件事,感谢牢固的记忆,总能及时告诉什么才是他需要的。

阿福吹了下胡子,“AS YOUR WISH!MASTER!”

 

两天后,在办公室眯了一觉的克拉克突然被嘈杂的声音吵醒,他迷迷糊糊地从薄毯子里抬起头。他为了写政客的那篇报道,已经在办公室里加了2天班了,在他好不容易把修改了第5稿发给主编之后,缩在椅子上眯了一小会。他被吵醒了,他错过了什么吗?

“真不敢相信,韦恩企业要收购星球日报了!我以为这件事早在半年前就吹了!”吉米把这个消息带进办公室,他的声音就像街道上的流动广播车一样具有穿透力。

正所谓背靠大树好乘凉,就算是老牌传统媒体龙头,也需要加些新鲜的猛料。

“就我所知,我三个月前就得知这件事肯定是推进不下去了。”路易斯说。

“但是现在我们真的是韦恩企业的注资公司啦!”

所有人都明白这背后意味着什么:韦恩企业以福利著称。

除了一些一时半刻还没反应过来的人之外,所有人都欢欣鼓舞。

 

克拉克就没大弄明白这是怎么回事。他从好些天起,就就在追踪采访那名偏好清洁能源的政客,尤其写稿的这两天,八卦和小道消息已经和他绝缘了。但是他对韦恩这个名字还是有点印象的。

他从搭在椅背上的西装外套里找出那张小小的纸片,上面用一种相当奢华的暗金色印着几行字。布鲁斯·韦恩是其中字体最大的一行字。下方是偏小好几号的字:韦恩集团总裁和一串电话号码。

噢……!克拉克的手一把盖在自己的脸上,他让我去采访他?

 

但是布鲁斯亲自来找他了。就在当天下午。

在所有人惊讶的目光中,布鲁斯带着他的管家潘尼沃斯和韦恩集团高管若干人出现在了星球日报社编辑部。

坐在办公室里咬着笔审慎地看着克拉克交给他的第5稿的主编佩里,透过玻璃窗看见被人群围绕气势凌人地出现在办公大厅里的布鲁斯·韦恩,嘴里的笔啪地一声砸在桌面上。

 

布鲁斯长得俊俏,还特别高大,他在办公室里环顾一下,就锁定了让他一见钟情的蓝眼睛记者的座位,他慢悠悠地走过去,直接把半边屁股搁在了小记者的桌子上,就那样交叉着一双长腿,稳稳当当地从上往下看着克拉克。

“嗨。”布鲁斯说。

拉奥!

克拉克他急急忙忙把脚再塞回那双沉闷老气、硬邦邦紧巴巴的皮鞋里,倏地站了起来,慌张中感觉自己眼镜都歪了。穿着两天没洗的皱巴巴的衬衣,红到不能再红的鲜艳领带松垮垮地套在脖子上,有半截在补觉的时候绕到了脖子后面,克拉连忙把那截领带给拽回胸膛正面。

布鲁斯压着他的肩膀,把克拉克又拍回座椅上。

克拉克想想自己,又看看坐在自己桌子上的亿万富翁,觉得其实也没有什么好值得慌神的。

“你还想采访我吗?”布鲁斯的目光直直地投向克拉克。

“是的,他愿意!他很愿意!韦恩先生!”

布鲁斯和克拉克回过头,佩里正站在一旁猛地点头。

“我可以采访你吗?”

“完全可以。”布鲁斯装模作样地看了下手表,“我现在到明早都有时间,你呢?”

克拉克看向佩里,他想着自己的第5稿,那篇稿子急需今晚印刷出来,明早就要登上大都会市民的餐桌。

“你现在没事了!你可以灵活安排你的采访。”佩里大手一挥,他也完全明白克拉克到底遇上了什么事,这些八卦对一个敏锐又资深的新闻从业者来说并非稀罕。

布鲁斯对着克拉克莞尔一笑,“你属于我了。”

布鲁斯说得非常非常小声,但是他听得清清楚楚,庆幸他的超级听力,不然他一定会呆蠢地张着嘴问一声啊?你说什么?

但是也后悔他听清楚了,从没有人对他说过这种肉麻兮兮的话。

他低着头拎着包,跟在布鲁斯·韦恩的后面走出编辑部,以掩饰自己发烫的脸。

错过了露出一副惊讶神情目送他离开的路易斯和吉米。

“路易斯,我有一个大胆的猜测。”吉米说。

路易斯看向他,他们交换了一个真相就是如此的意味深长的眼神。

 

在布鲁斯的酒店房间里,布鲁斯坐在床上,克拉克坐在窗边的一张椅子上,从带过来的包里拿出了自己的记事本和笔,还有录音笔。

布鲁斯看着克拉克摆动着那支录音笔,然后克拉克抬起头,露出一副十分抱歉的可怜神色,“很抱歉,韦恩先生,我的录音笔用完电了,我能先给它充半小时电再开始我们的采访吗?”克拉克双手拿着那个连着一根长长电源线的录音笔。

 

“叫我布鲁斯,克拉克。你把录音笔放一边,我们用不到它。”布鲁斯舒展着自己的四肢,以一种随意而性感的姿势坐在床边。

“可是,我的笔记写不了太快。布鲁斯,你想谈论什么主题呢?新能源怎么样,我目前对这个题材颇有了解。我听说,这也是韦恩企业在哥谭大力推进的一个重点项目。”

“克拉克,我们今晚用不上你的记事本,用不上你的钢笔,更用不上你的录音笔,除非你想用录音笔录下我是怎么让你开心兴奋到疯狂大叫的。”

克拉克定定地看着他,严肃地问,“你这是什么意思?”

布鲁斯皱起眉头,从没有人拒绝过他。当他礼貌地把手抚上那些穿着晚礼服的女士光裸的肩膀上,她们就会主动地往他怀里挤去,他也搭讪过好些个长得顺眼的年轻男人,他们就会像卫星一样用一种忠诚的眼神注视着他。

可是,他一见钟情的那个小记者,反应竟然和别人不一样!

 

“我是说,我的意思是……我们谈话时,像我这种风趣幽默的人,肯定会让你哈哈大笑,然后我们就没有时间采访了。我只是,想交你这个朋友。”布鲁斯只好摊摊手。

“原来是这样,吓我一跳,我还以为你想泡我。”克拉克用手指捋平整了自己的领带,掩饰自己的心神不宁。

“……”。我是想泡你啊!布鲁斯问,“记者们不想被亿万富翁泡吗?”

“不,我……”克拉克觉得布鲁斯的这个问题很奇怪,毕竟人各有志,但是,他也不知道自己的舌头怎么了,“亿万富翁介意被记者泡吗?”

布鲁斯坐在床上,克拉克坐在窗边的椅子上,他们都觉得室内的气氛像一根在绷紧颤抖的丝线,随时会嘣地一下断开。

“如果你坐近一点,我可以告诉你我和我身边的亿万富翁朋友们都是怎么想的。”

“好啊,”克拉克从善如流地坐在了布鲁斯的身边,非常非常近,近到布鲁斯紧贴着克拉克的腿,薄薄的西装面料下传导着温暖的肌肤温度。“我也会告诉你我和我的记者朋友们对亿万富翁都有什么看法。”

 

布鲁斯低着头听着克拉克絮絮叨叨着谈论着他花了近一个月来了解的大都会清洁能源始末,谈到核能部分尤其激动。克拉克完美避开了谁泡谁的问题,啊,他不应该问克拉克那天出现在酒会上是为了什么的,为了议员!该死的。

布鲁斯的注意力都放在克拉克裤子的缝线上,生产这条裤子的工厂肯定有台缝纫机跳针了,因为克拉克裤子上的缝线以一个规律呈现出针脚变宽的痕迹。什么,克拉克最喜欢太阳能?为什么?

“为什么?因为这是地球上万物生长和四季交替的最美妙的根源。”

布鲁斯抬头看着克拉克,他的眼睛眨啊眨的,他自己问出了为什么,是吗?

 

“我不喜欢太阳,只有夜晚才能做最有趣的事。”

“白天能做更多美妙的事。而且夜晚只是因为太阳在另一面,它背过身去了。”

“你是认真的吗?克拉克?”布鲁斯恼怒地看着克拉克那双无辜的蓝汪汪的眼睛,“从没有人坐在我床上了还能条理清晰地讲上20分钟的。”布鲁斯侧身贴上克拉克,他的手指勾进了克拉克衬衣纽扣中间,他的指尖在克拉克的胸口勾勾划划

挑(逗着克拉克。

咦?布鲁斯伸进克拉克衬衣缝的手指指甲在克拉克的胸口刮挠了几下,这触感……

没等他想明白他摸到的克拉克的贴身打底衫到底是个什么奇怪的材质,克拉克就一把他揽进怀里吻了起来,“要不要把灯关上。”

“请关上灯。”布鲁斯也不想让年轻的男人看到他身上纵横的伤疤。

 

他们两人从没跟男人上过床,但是上床这件事,是情到深处自然就开窍了的。所以,当布鲁斯被克拉克压在(身(下的时候,才明白大事不妙。他试图用长而有力的腿让他们两人上下颠倒一下,却发现他的腿已经不是他的腿了,软弱无力地被克拉克捞在臂弯里,算了,就这样吧!

布鲁斯跟着克拉克的动作哼哼起来。

第二天早上,布鲁斯觉得自己嗓子里干的冒火,妈的,喊得太大声了。

睡在他旁边的克拉克也慢慢醒了过来,他看了一眼刚睡醒很柔软的布鲁斯,突然心里噔地一下,“啊!!!我上班要迟到了!”慌忙掀开被子要下床,又回头看了一眼布鲁斯。

布鲁斯目瞪口呆地看着他,嘶哑的声音恶狠狠地说,“你是我见过头一个不想赖在我床上的人!”

克拉克犹犹豫豫地又回到了床上,他搂住裹着被子的布鲁斯,低声哀求,“布鲁斯,我这个月已经迟到早退10次了,已经被扣掉了六分之一的薪水。”克拉克在计算着怎样在最后的5分钟之内以最快的速度穿好衣服再飞到报社。

布鲁斯翻身趴在了他的身上。

“好吧,再亲我一下。”

克拉克亲了亲布鲁斯。

“记得打电话给我。”

“我会的。”

 

克拉克在没有人的角落偷偷打开公文包,把昨晚差点被布鲁斯发现的穿在西装下面的超人制服换上,飞速冲向星球日报社打卡上班。

此时在床上安静躺着的布鲁斯,突然想起一个很重要的事情,他没有跟克拉克说,他喜欢他,完了,克拉克会不会以为自己是来骗炮的。

他一定要把这件事跟克拉克说清楚。9:30分,布鲁斯已经穿戴整齐站在了星球日报编辑部里。早上编辑部的气氛活跃又忙乱,纸张翻动和电话铃声响个不停。布鲁斯这次出现地很低调,他只是像个普通老板来看一下自己的员工,看看办公环境、体验下活跃紧张的媒体气氛,看看员工出勤率,看看宣传公告板上精选出来的新闻事件简报……等等。

克拉克被他叫到里会议室。他们面对面,布鲁斯诚恳地说,“克拉克,我很喜欢你,在你之前,我从来不相信一见钟情,但是我现在看着你,心里却会怦怦跳个不停。你好像太阳一样,让我融化掉了。我……我昨晚不是在骗炮,真的!”

看着布鲁斯认真执着的小小的表情,克拉克心里也叫嚣着坦白的冲动,“我也要告诉你,我看见你的第一眼,以为自己见到了天使。”

布鲁斯在克拉克握着他的腰亲吻他的时候,伸手在克拉克被发胶拢起来的前额发上挑出了一缕标志性的卷发。

布鲁斯从嘴角里露出一抹笑意,“嗨,超人先生。”

 

没有多少人能在1分钟里从15分钟车程的酒店去到公司,赶在9:00前打卡上班。

而且,布鲁斯对于超人会成为他男朋友这件事十分有信心,因为他从不怀疑自己的魅力。

 


评论(28)
热度(597)
2018-02-10